专门委员会建议

后亚运广州近代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

后亚运广州近代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

日期:2011-09-14     

  2010年,广州成功举办了第十六届亚运会,亚运使广州与世界更加的接近,加速形成广州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广州一夜成名。亚运会对广州城市建设、经济、文化等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进一步树立了广州科学发展、文明和谐的良好形象。目前,广州正迈入后亚运时代,在充分利用好亚运成果,继续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把广州建设成为世界文化名城这一思想指导下,我们结合广州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的重要地位,实地考察,并与广州近代史博物馆、广州博物馆、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广州市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等部门就广州近代文物保护和利用方面进行座谈,经过调查研究,形成本调研报告。

  一、广州近代文物史迹保护和利用的现状

  广州是中国近代革命的策源地,也是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历史上的重要城市,留下了大批的近现代文物,广州目前已公布的322处国家级、省级、市级三级文物保护单位中,有150多处为近现代文物。其中很大一部分为近代革命文物,包括太平天国起义史迹、鸦片战争史迹、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兴中会、同盟会、国民党等的相关革命史迹以及中国共产党相关的革命史迹。尚有不少的工业文化遗产,如珠江后航道上的近代洋行码头旧址以及近代民族工业遗产,还有一些外国教会在我国传教和办学的旧址等。

  作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的广州,是中国近现代走向共和、走向世界的起点;改革开放领风气之先的广州,是中国当代走进市场、走向世界的起点。广州以其光荣的历史向世人昭示了它对中国现代化所起的举足轻重的作用。其近代革命史迹不仅仅是广州的财富,更是中国近代历史的财富,每一个广州人,都应引以为自豪。

  据我们调查,广州的近代革命史迹基本得到了保护,但是还没有整合成城市广州文化品牌。新中国成立后,广州市对虎门炮台、三元古庙、洪秀全故居、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红花岗四烈士墓、邓荫南墓、兴中会坟场众多近代文化遗址都进行了保护、修缮和管理,大多数还建立了纪念馆,文物保护的工作做得相当不错。但是,开发利用做得还不够。下面介绍我们这次调查的几处重要近代史迹的情况:

  (一)“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

  广州越华路小东营5号是1911年广州辛亥“三·二九”起义时的指挥部所在地。在这次起义中,很多同盟会员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战斗至最后一息,壮烈牺牲的革命党人达100余人。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冒着风险,仅收殓得72位烈士尸首,安葬于城郊黄花岗,故这次起义又称“黄花岗起义”。后来潘达微在《平民报》上发表了题为《咨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的文章,悼念“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三·二九起义虽然失败了,但革命党人的英雄气概,鼓舞了全国人民;为10月10日武昌起义吹响了胜利的前奏。孙中山先生高度评价了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的作用,“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起义指挥部旧址占地558平方米,原来是清朝官员府邸,称“朝议第”,其后几易其主,后来成为广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李章达先生的物业。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李章达夫人尹映雪、儿子李诵刚遵照李章达先生的遗愿,将房屋捐献给国家并辟为纪念馆。1962年该旧址被公布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广州市政府对该旧址多次投资进行修缮。为迎接亚运会,去年再次对展览升级,新增部分展品,陈列形式更加多样。近年对外免费开放,参观的人成倍增加。

  (二)孙中山大元帅府旧址

  大元帅府旧址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纺织路东沙街18号,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元帅府前身为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的广东士敏土(水泥)厂,因孙中生先生两次在此建立革命政权而得名,1916年,为了保卫辛亥革命的成果,捍卫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孙中山南下广州,征用广东士敏土厂,建立海陆军大元帅府,就任大元帅,领导护法运动。1923年,孙中山再一次来到广州,在此重建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做出改组国民党,筹建黄埔军校,建立国立广东大学(中山大学),促成第一次国共合作等重要决策。

  广州亚运会前,大元帅府旧址被周边民居围绕,特别是前面有江湾大桥东引桥、两个变压器、民居、小学校舍等,直接阻碍了正门门楼与珠江的视线通道,另外大元帅府旧址保护范围内西南侧有两座建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8层宿舍楼,该楼已存在倾斜状况,直接对旧址的文物安全构成威胁。

  广州市委市政府一直重视大元帅府旧址的文物保护工作,特别一提的是,在广州亚运前夕,张广宁书记亲自到现场办公,定下了投入巨资拆除江湾桥东引桥、迁移变压器、建设大元帅府广场,拆除旧址西南侧两座8层宿舍楼的决定,使多年困惑大元帅府旧址的老大难问题得到解决,优化整治了文物旧址周边环境,提升旧址免费开放和服务水平,使大元帅府重现开门见江的恢宏气势。

  亚运期间,大元帅府的环境得到很大改善,对外开放情况发生了质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一是参观人数大增,以前每天参观的人只有数十人,现在每天进馆参观人数1300多人,还出现了游客排队进馆,队伍一直排到珠江边的盛况,预计2011年进馆人数可超过40万人;二是成为旅游新热点,今年旅行社把大元帅府作为辛亥革命遗址必游点,每天都有团队参观;三是知名度大大提高,亚运后大元帅府旧址的媒体播报率很高,宣传力度很大,在市民、游客中的知名度有了很大提高。

  (三)广东咨议局旧址

  广东咨议局旧址位于中山三路烈士陵园内。建于宣统元年(1909年)。根据历史图片和文献资料,广东咨议局整个建筑结构仿照当时西方古罗马式的议会建筑形式,为一组中西合璧的建筑群,由主楼、草坪、荷花池、石拱桥、通道、南端祠堂式大门形成一条完整的中轴线布局,还有砖木结构附属建筑。整体建筑气势恢宏,中西建筑风格融为一体。百年沧桑,咨议局大楼历经风云变幻依然屹立,石拱桥也饱受百年风雨侵袭,保存基本完好,但祠堂式的大门却已消失,被中山三路的围墙所取代。令人感叹的是,一墙之隔,不仅阻挡了人们的视线,更阻挡了人们对这段历史的认识。随着岁月的流失,咨议局旧址藏在闹市无人知,其叱咤风云的历史正渐渐地被人们淡忘。

  广东咨议局是中国近代史上一处极为重要的史迹,它见证了许多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如1911年同盟会会员温生才在咨议局门前刺杀清朝广州将军孚琦而被捕牺牲;1911年广州爆发的“三·二九”起义失败,牺牲的革命党人陈尸于咨议局前,后由革命党人潘达微殓葬于黄花岗,留下“咨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千古绝唱。1911年武昌起义胜利后,广东各界在咨议局集会,庄严宣布广东脱离清政府独立。此后咨议局先后成为省议会和非常国会所在地。孙中山先生曾在此宣誓就任非常大总统,并九次在广东咨议局举行演说和参加会议。1925年至1927年,广东咨议局是国民党中央党部,成为大革命时期国民党的决策中心和指挥部;国共两党著名人物宋庆龄、胡汉民、蒋介石、谭延闿、周恩来、刘少奇、张太雷、恽代英和越南的胡志明等都曾在此留下身影。1925年秋,毛泽东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部长,就在咨议局二楼办公,在这里撰写了不少战斗檄文。2006年国务院公布其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57年在此筹建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常设鸦片战争至新中国成立百年来广东革命历史展览。自1996年起,这栋见证百年风云的重要建筑,因为多年没有独立的大门,必须借道于广州市烈士陵园,而沦为“园中园”,一直寂寂无闻,直到2010年在迎亚运会时,经过市委、市政协领导的亲自过问,现场办公,原公园的围墙终于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化带,咨议局旧址被围墙遮蔽的境况才有所改变。

  二、后亚运近代文物的开发利用

  作为第一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近代民主革命的策源地,广州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大量的近代革命史迹。近年来,广州对历史文化遗产还是做了较多的保护工作,在正常性的维修和保护方面作了不少工作。然而,许多文物史迹没有充分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其重要的历史和社会价值没有得到充分体现,不少文物仍然藏在深闺人未识,并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另外,文物外部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一些近代文物史迹的开发利用。经过调研,我们下面谈谈几处重要的近代史迹开发与利用的建议:

  (一)孙中山大元帅府旧址的后续开发利用

  在亚运期间大元帅府旧址内外环境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民众营造了一个良好的接受革命历史教育的场所,同时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但是,由于场地的局限,难以满足纪念馆历史陈列展示、文物库房、监控中心及停车场等基本需求。现在用于文物库房、监控中心等用途的南平房、西平房所在地,原为大元帅府的后花园和兵营房,目前尚没有全面恢复大元帅府旧址历史风貌。建议进一步改善旧址的内部环境,全面恢复大元帅府旧址原貌。将大元帅府旧址西南侧的江湾路原万科房地产用地面积9629平方米地块(广州市规划管理单元Ah020207、Ah020209),变更为文化用地性质,移交给文物管理部门。在此建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陈列楼,满足历史陈列展示、文物库房、监控中心、办公用房及停车场等基本需求。拆除大元帅府旧址现有的办公、文物库房、监控中心等用途的南平房、西平房,复建后花园和兵营房,全面恢复大元帅府旧址历史风貌。使纪念馆的发展模式从单一依托文物旧址建馆转变为文物旧址附加新陈列馆的模式,以推动大元帅府旧址的文物保护事业和纪念馆的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

  (二)做大做强“三·二九”起义指挥部纪念馆,将旧址申报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我们调查,“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在国内外影响很大,具有很高的知名度,特别是亚运会和2011年3月纪念广州“三·二九”起义一百周年的活动后,国内外参观人数成倍增加。然而,由于周围场地限制,旧址门前为窄巷,南北均为民居房,西边紧挨广中路小学,参观团停车难的问题较为突出,对附近的交通造成一定的影响。加之旧址本身面积不大,处于四周楼房包围之中,不易寻找发现,因此不利于发挥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宣传教育作用。鉴于旧址面积狭小,周边已被高楼大厦包围,周围没有停车场,所处位置不太醒目,不被市民和游客所认识的局面,建议在附近征用一块地开辟为停车场,以满足旅游车停放所需。以后亚运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为契机,拆除旧址周围的民居楼及临街商铺,改善外部环境,恢复旧址历史原貌,并申请将“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使得旧址不再“养在深闺无人知”,充分发挥其历史、社会教育作用。

  (三)恢复广东咨议局旧址大门的原貌

  广东咨议局目前以主体建筑为界,周边绿化都属于公园管理,咨议局旧址十几年来开放与发展都备受局限。咨议局的一处通道是从陵园正门进入约百米的西侧岔道口,另一处要绕过陵园西路烈士陵园停车场,但这条路不向普通游人开放。由于到现在咨议局都没有独立的通道和大门,缺乏停车场等配套设施,本地市民都不识其庐山真面目,更别说外地游客了。虽然旧址正对着的中山三路一段围墙已拆除,但目前仍为绿树浓荫所遮蔽,不易发现、更不便参观。从1996年起,就有不少文化人士和政协委员等各界人士呼吁恢复咨议局旧址大门的原貌。现在,机不可失,广州应紧紧抓住辛亥革命100周年的契机,建议尽快恢复广东咨议局旧址大门的原貌。毫无疑问,这将是广州对辛亥革命100周年最好的纪念。让这处承载了广州近代史上许多重要事件的文物史迹醒目地展现在城市主干道上,早日被人们认识。

  (四)对先烈路史迹进行“串联”整合,建辛亥革命旅游绿道

  短短的先烈路,俨然是展示中国民主革命历史的“博物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朱执信墓、邓荫南墓、张民达墓、邓仲元墓、兴中会坟场、庚戌新军起义烈士墓、华侨五烈士墓、十九路军陵园等共20多处近代革命先驱的墓址。这些墓园,不仅可带出辛亥革命历史和英雄人物故事,就连墓园本身建筑也各具特色,风格鲜明,颇具建筑美感。先烈路烈士墓大多保存状况不错,但许多烈士墓群本来都是筑于郊野,面临大路,当年很容易看见和找到。而到了现在,不少墓葬都不再面街,附近还建了不少高楼,这些墓址仿佛被戴上厚厚的面纱,再加上先烈路上的文化遗址标识很少,久而久之,竟然连住在先烈路的居民都不知道身边的史迹了。

  因此首先要对辛亥革命遗址的周边进行环境整治,清理遮挡遗址的违章建筑,“揭开面纱”让辛亥革命遗址露出真容;其次,对确实不能使遗址出入口设在大街的,要做好文化旅游景点标识指引;第三,组织对辛亥革命史迹、史料、人物进行整理,使各处史迹既有精彩的说明,也有主题线路延伸介绍。要将先烈路上陵园、墓园、坟场开向先烈路的大门按原有风格修复;然后就是完善文化遗址的标识,形成容易寻找和参观的氛围,建设一条像绿道那样的辛亥革命的线路,在有关位置设置醒目的景点说明牌及位置示意图,将这些史迹串联起来,开辟一条近代史迹游览线路,不失为一条富有特色的辛亥革命旅游绿道,形成类似于南京雨花台游览区、上海龙华烈士纪念园区的民主革命纪念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风景优美的文化旅游胜地。

  广州正在迈入后亚运时代,我们一定要很好地利用好亚运所取得的成果,进一步加大广州近代文物史迹的开发利用力度。正如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曾在广东咨议局旧址召开现场会所说,要充分认识广州作为近现代中国革命策源地在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中国近现代史上许多重要的反帝反封建反殖民革命活动均发生在广州,一大批名垂青史的风云人物在这里留下足迹。它们是活生生的中国近现代革命史教材,是广州这座城市独特而不可复制的历史文化资源,也是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

  百年沧海,百年巨变。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有许多英烈们长眠在羊城大地。今天,我们在深深缅怀无数革命先驱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建立的不朽功勋的同时,要进一步加大抢救、维修、保护近代革命遗址力度,特别是要加强环境综合整治、全力改善近代革命遗址周边环境。要深度挖掘、精心修缮、科学整合有代表性的近现代史文物古迹,整体打包规划、整体开发利用、整体宣传推介,更好地释放出广州近代革命史迹文化内涵和教育功能,擦亮广州作为中国近现代革命策源地这一亮丽的品牌,不断提升广州文化软实力,努力把广州建设成为独具特色的世界文化名城。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例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    粤ICP备05084687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