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要闻

“有事好商量”第十期聚焦幼有所育 探索建立0-3岁婴幼儿照护体系

日期:2019-11-28     

  由市政协联络工作委员会牵头的“有事好商量”第十期议题 “探索建立0-3岁婴幼儿照护体系”于近日完成专题协商。该议题自8月起开展了四个多月的系列调研与协商,政协委员深入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有关企业及行业协会、市幼儿师范学校及街道社区开展实地调研,并与有关职能部门开展了4次专题协商会,市发改委、市卫健委、市教育局、市市场监管局、市总工会、市妇联等负责人,妇幼专家、省早教行业协会代表、家长代表等90多人次先后参加了专题调研和专题协商,推动我市这项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

  日前,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已可受理营利性的婴幼儿照护机构的注册登记。这意味着,广州许多托育机构,将有机会通过申办程序获得合法的身份地位。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取得“新进展”的7项民生要求中,“幼有所育”排在首位。尤其“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不少家庭为无人照顾婴幼儿发愁。而市场上大部分托育机构无牌照且无监管,同样令人担忧。

  “有事好商量”民生实事协商平第十期便将目光聚焦在“0-3岁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上,政协委员对托育行业进行大量的调研,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

  明确受理注册登记的政府部门只是一个开始,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周端华表示,该委已起草了《广州市推进0-3岁托育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送市政府审议,该文件经市政府审定印发后,将成为广州市推进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指导性文件。

  焦点1

  早教型托育机构大多没有牌照?

  广州已明确两部门接受注册登记

  俗话说“3岁定80岁”,年轻父母更加注重早教。所以0-3岁的托育服务已不仅局限于照看孩子,而更多嵌入了早期教育、智力开发的元素。

  单纯照料型托育机构在不断消失,早教型托育机构不断涌现,但他们都是以“教育咨询公司”或者“教育培训公司”的名义出现,在牌照和政府监管方面均是空白。因为0-3岁的托育机构不是学校,不在教育部门的管理范围。

  另外,在工商登记方面,一家广州托育机构负责人表示,曾经千方百计想找部门颁发牌照,是因托育无法纳入工商登记管理范围,所以才注册为“教育咨询公司”。

  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会长孙伟文说:“托育机构没统一管理标准监管,经营牌照申请条件不清晰等,导致目前行业中的托育机构良莠不齐,如果不及时给予规范和支持,将不利于市场健康发展,还存在各种隐患。”

  今年5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举办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在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所在地的县级以上机构编制部门或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举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在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经核准登记后,应当及时向当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登记机关应当及时将有关机构登记信息推送至卫生健康部门。

  市政协委员简瑞燕长年关注托育问题,曾在2018年市两会针对此问题作大会发言。据她介绍,目前广州已明确由市民政局和市场监管局分别对新开设的非营利和营利的托管机构法人进行注册登记,由卫健委备案登记。

  市市场监管局一级调研员易兆会表示,在工商部门现有的企业注册登记系统里面,已经增加了婴幼儿照护机构的行业表述和经营项目。并且该局对广州营利性的婴幼儿照护机构的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进行了统一规范,引导企业自觉地依法进行注册登记。

  注册登记后,谁来管成为另一个问题。根据国务院的指导意见,卫生健康部门负责组织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规范。

  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周端华说,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各个部门按照各自分工,依法齐抓共管。

  周端华还表示,广州已经建立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明确了18个部门和单位的工作职责分工,并起草了《广州市推进0-3岁托育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这份《意见》一经市政府审定印发之后,将成为广州市推进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指导性文件。

  焦点2

  托育机构离家太远?

  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将纳入到“十四五”规划

  根据原国家卫计委2016年的调查,我国80%0-3岁婴幼儿是由父母、祖父母等家庭成员照料,仅有4.1%的婴幼儿进入托育机构,其中几乎全是民办托育机构。虽然入托比例低,并不意味着需求低。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王培安在近日举行的北京师范大学托育服务发展论坛上指出,“调查显示,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中47%有入托的需求,但实际入托率只有4.1%,中国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10%。”

  这源于托育行业本身也存在结构性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数量、质量乃至布局。

  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说,民营托育机构经营成本高,自然收费也会高。他建议政府对办园机构减免税收,降低场地成本,对个人实行按入园人头补贴到每一个婴幼儿。

  市发改委二级调研员赵彦平对此回应说,国家通过采取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的方式,拟在全国开展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支持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等的建设,广州市发改委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推动符合条件的机构申报投资补助。

  市政协委员付伟则关注托育机构的布局分散问题。“希望政府部门在做一些相关规划的时候,为托育机构留下一席之地。”

  曹志伟也表示,建议由市发展改革委牵头,尽快编制广州市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发展的基本规划。

  赵彦平回应说,广州市目前正在开展“十四五”规划纲要前期研究工作,并计划编制21项重点专项规划和10~20个普通专项规划,广州市发改委将全力配合把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纳入相关规划中。

  在国务院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工会组织负责推动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妇联组织负责参与为家庭提供科学育儿指导服务。在广州,这两大群团组织已经行动起来。

  据市总工会女职工部副部长蒋仁萍介绍,市总工会积极推动爱心托管班建设工作,这意味着孩子可以在父母的单位获得托管服务。截至到20197月底,广州市已有23家单位开展了此项工作,服务职工子女1270人。

  市妇联儿童部部长钟军则表示,市妇女儿童社会服务中心直接参与0-3岁托育的具体工作,建立起“花城人家”早教指导中心实训基地,开设了“花城人家”精品托育班,针对0-3岁婴幼儿的教养指导培养专业的教师人才。南沙区东涌镇妇女儿童之家甚至直接开始了早教课堂,为辖区内的家庭提供了相应的托育早教服务。

  焦点3

  托育机构人才短缺?

  广州幼儿师范专科学校预计2021年可实现招生

  03岁托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机构对专业的人才却十分渴求。广州市幼儿师范学校在全市率先开设学前教育早教方向,目前已招生111名早教方向学生。但是,该校校长丘毅清认为,在这过程中存在一些困难,她为此提出了三点希望,一是提高社会对早期教育的职业认同度;二是尽快出台婴幼儿养护行业标准和人才培养标准;三是拓展提升早教人才培养层次,满足社会对高素质早教人才的需求。

  付伟表示,因为培训学历教育的院校和机构较少,对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的专业人才缺乏必要的资质认可,由此导致从业人员待遇不高、持证从业人员稀缺、学历教育和培训体系不完善、从业人员队伍不稳定等问题。他建议加强从业人员队伍建设,使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向职业化、专业化方向发展,鼓励各地依托大专院校、中职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多渠道培养托育服务人才。

  曹志伟也建议由市教育局、人社局牵头,支持具备相应条件的高等院校、职业院校和技工院校开设开展针对各类婴幼儿照护服务的人才培养工作。

  市教育局副局长谷忠鹏表示,目前,广州市有13所中职学校招收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在校生人数为5955人。2018学年有2796名中职学生考取了保育员(中级)证书。

  据谷忠鹏透露,广州正积极筹建“广州幼儿师范专科学校”,更高规格培养相关人才。经省教育厅批准,该项目已通过中期调整,列入“十三五”高校设置规划,预计2021年可实现招生。

  广州也正在积极推进中高职衔接,提升学生培养质量。从2018年起,广州市幼儿师范学校和天河职中承办学前教育专业学院,实现五年一贯制人才培养。同时广州也正积极开展幼教学历提升计划,拨付专项资金,面向广州市农村地区学前教育教师,进行学历和教学技能提升。(联络委办公室、新闻宣传处整理)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例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    粤ICP备0508468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05号